笔趣吧 > 历史军事 > 抗战:从被服厂绣花开始崛起 > 第444章 离奇的死法
  汉奸能杀干净吗?

  如果没有些阅历,大可这样说:谁是汉奸,抓住,杀了不就好了。

  可问题是,汉奸没有写在脸上,甚至很多人明面上是汉奸,却可能是抗战的。

  而有的呢,表面抗日,实则汉奸。

  汉奸不是一种身份,而是一种文化,投降文化。

  这种人只论生存,不论信仰。

  其实,这样的人不在少数。

  国人痛恨汉奸,实际上,汉奸不是这天有的,也不是只在我国有的。

  魏先勇的话,让魏小勇无法回答。

  杀不尽,可为什么要杀?https://m.biquge88.com

  魏小勇也笑道:“以杀止杀、以暴制暴,永远解决不了问题,但没有另外的一条路可走。”

  “如果不打仗,固有阶层怎么破灭?”

  “如果不打仗,穷人怎么变富人?”

  “人会在战争中学习到什么吗?不会的,历史就是这样,所以,与其讲大道理,还不如打疼他们,那样还能消停一段时间。”

  魏先勇带着眼镜,穿着西装,脖子上挂着没系起来的白围巾,人儒雅。

  他认真听着魏小勇的话,半天才笑道:“别试图当救世主,人的境界不够,就隔着千山万水,鸡同鸭讲。”

  魏小勇用手指头关节敲敲桌面说:“形而上的东西先不聊了,你具体想保哪些人?”

  魏先勇用口型说:“周福海。”

  魏小勇一想就明白了,周福海现在为军统做事,他不死,可能还可以为我所用。

  魏小勇只能同意。

  他笑道:“其他人的命我就收了,方式你别管,只要把他们的行动诡计告诉我就好。”

  魏先勇没说话,抬头看着外面,此刻金陵已经入夜了。

  天空上,出现了一轮血月。

  魏小勇也没继续谈,两个人忽然之间都静默了。

  魏小勇在想,和魏先勇见面,除了公务,好像也没谈过别的。

  魏先勇应该也是这么想的,因为他们在少林寺出发去羊城那一夜,就是这样的血月。

  当时,魏小勇还小,但他记得,魏先勇对着少室山上的月亮说:“什么时候,才能找到父母?”

  “你这几年,打听到父母的消息吗?”魏小勇问。

  魏先勇脸上的从容,变得有些伤感。

  他说:“我去过沪上,按照小时候能记得的建筑去找,但那里,都成了平地。”

  魏小勇明白,父母的消息,可能永远无法知道了。

  “魏家没有亲戚吗?”魏小勇问。

  他逃亡时年纪还小,而魏先勇已经成年,想来他应该是记事儿了。

  魏先勇带着一丝苦涩说:“没有,咱们老家也不是沪上的,对于父母,我的印象他们老是东躲西藏的,后来我有个想法。”

  其实,魏小勇也一直有个想法。

  他说:“你想的,是不是我想的?”

  魏先勇说缓缓点头说:“我也是那么想的。”

  魏小勇的想法很简单,父母都是地下党,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。

  不过,如果是地下党,那从时间看,应该最早的一批党员了。

  所以,也应该是有名有姓的。

  当时,党员人数不多的。

  魏小勇想想,自己其实一直没有时间去问。

  这一切,周公应该是知道的。

  其实,判断父母是地下党,魏小勇的主要依据,就是他和哥哥魏先勇,最后都走上了这条路。

  如果背后没有助力,这是难以想象的。

  不过,现在也不是深究的时候,有的东西,有些话,得当面问清楚。

  接下来,魏先勇便将特务头子们的活动轨迹,和生活习惯等,详细的说了。

  魏小勇记忆力很好,可以说过目不忘,一般带兵打仗的人,都有这样的本事。

  如果这些都记不住,那就不要打仗了。

  地名、军队名、敌人名,还有装备、物资等等的功用,记不清楚会出人命的。

  所以,能打仗的多数都是智勇双全,那种有勇无谋的,大都是起义军或者中低级将领。

  为了杀掉这些特务头子,魏小勇没有立马行动。

  他得全方面的策划。

  但第二天开始,魏先勇就走不开了,他派来了个副手。

  两个人在一间俱乐部见面,那是个跳舞的地方,叫做不夜百乐门。

  魏先勇告诉魏小勇,进门见到一个最有魅力的女人,就是接头人。

  暗号是五类暗号。

  当时接头的暗号,提前至少编制三种,最多的还有五六种的,目的即使接头失败后的替换。

  到了百乐门,是晚上十点钟。

  接头时间是十点过五分。

  魏小勇一进去,就见在舞台上,一个穿着羽毛似的衣服的女人,在唱歌跳舞。

  这个人长得很漂亮,魏小勇也知道,她好像叫白牡丹。

  她就是?

  魏小勇觉得应该不是,魏先勇这种人说很有魅力,那就真的是魅力四射,一眼看去,六宫粉黛无颜色那种。

  他点了杯马提尼,在吧台方向观看。

  无论是观众还是舞女,都有不俗的,但顶多就是七八十分。

  眼瞅着时间到了,可外面进来的都是男人。

  这些女人有一个个的有些庸脂俗粉,魏小勇暗道,拿到人没来。

  五分钟了。

  魏小勇以为出了情况,便起身要走。

  “风先生?”

  一个声音从魏小勇背后响起来。

  一听这个声音,魏小勇就知道来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个人。

  因为这个声音成熟中带着温柔,就像是秋天的红色橘子。

  魏小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。

  很多人的声音都是本来的,因为无所谓,可一些大美女,会很在乎声音。

  魏小勇回头,不觉惊为天人。

  这个女人有三十岁左右,容貌说不上极美,可浑身上下的气质,绝了。

  她穿着黑色旗袍,开叉很低,包裹着成熟的胴体,婀娜但不妖艳,一切都恰到好处。

  她踩着高跟鞋,丝袜平整光滑,没有一丝褶皱。

  魏小勇愣神了片刻,暗说魏先勇还真是没说错,这个女人简直碾压周围所有莺莺燕燕。

  他笑道:“是啊,你是鹭江女士吧?”

  鹭江笑道:“风先生好记性,咱们在成渝见过一次,请跟我来吧。”

  魏小勇点点头,跟了上去。

  百乐门里,此刻正在放一首“夜上海”。

  “夜上海,夜上海,你是一座不夜城……” biquge88.com请大家收藏地址避免迷路

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

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。

笔趣吧为你提供最快的抗战:从被服厂绣花开始崛起更新,第444章 离奇的死法免费阅读。https://www.biquge88.com